bokee.net

律师博客

最新文章更多

正文 更多文章

劳动教养制度的存与废、利与弊

劳动教养制度的存与废、利与弊

 

      2011年4月至8月,重庆彭水县大学生“村官”任建宇因转发负面微博被劳教。2012年10月10日,大学生“村官”任建宇状告重庆市劳教委一案开庭审理。这一案件受到广泛关注,劳教制度的存废问题再次成为人们议论的话题,从而关于劳教制度的合理性、合法性也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这一个案受到的关注,显示社会对改革劳教制度的期待。2012年10月19日,司法部司法研究所所长王公义在蓟门决策论坛上透露,目前我国被劳教人员数量有6万多,自我国劳教制度实施以来,被劳教人员最多时30余万人,最少时也超过5000人。2012年10月9日,中国首次就司法改革问题发布白皮书时,中央司法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表态承认,劳教制度的一些规定和认定程序存在问题,改革劳动教养制度已经形成社会共识。

      联系之前的“上访母亲”唐慧被劳教案、不买车票上公交被劳教案等等案例,不但当事人对被劳教感到不理解,即使广大民众对劳教制度也是很不理解。下面就让我们从劳教制度的形成过程和存在的有关问题进行剖析。
      一般认为劳教制度始于1957年。1957年8月3日国务院发布了《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》,初衷是为了管理“游手好闲、违反法纪、不务正业的有劳动力的人”,主要针对的对象是“不够逮捕判刑而政治上又不适合继续留用,放到社会上又会增加失业的”人员。当时人们认为这主要是针对划为右派的人员。直至1979年,中国被劳动教养的人员没有明确的期限,很多人最长劳教长达20多年。1979年11月29日国务院颁布《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》,明确劳动教养制度可限制和剥夺公民人身自由长达1-3年,必要时可延长一年。但以后实践中,常出现重复劳教问题,实际劳教的期限可能远远超过规定的时限,严重的损害了某些涉案人员的合法人身权益。鉴于劳动教养制度本身的法理缺陷和广受非议,中国官方曾把《违法行为矫治法》列入2005年的立法规划,用以取代劳教制度。但受到公安部门的抵制,至今前景还不明朗。2007年底,包括经济学家茅于轼,维权律师李方平,学者胡星斗等69位中国学者和法律界人士联署发表了公开信,呼吁取消劳动教养制度。但时至今日,劳动教养制度仍然存在,虽然其有违反《宪法》、《立法法》《行政处罚法》相关规定的嫌疑,并且很容易被滥用,却因相关利益部门的阻碍,至今仍未取得实质性进展。
      根据劳动教养制度的多年实践,可以发现现行劳教制度存在以下问题:
一、劳教制度缺乏法理及法律规定的支持。
宪法》第37条规定: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。
任何公民,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,并由公安机关执行,不受逮捕。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,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。
立法法》第八条 下列事项只能制定法律:
(一)国家主权的事项;
(二)各级人民代表大会、人民政府、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的产生、组织和职权;
(三)民族区域自治制度、特别行政区制度、基层群众自治制度;
(四)犯罪和刑罚;
(五)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、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;
(六)对非国有财产的征收;
(七)民事基本制度;
(八)基本经济制度以及财政、税收、海关、金融和外贸的基本制度;
(九)诉讼和仲裁制度;
(十)必须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制定法律的其他事项。
行政处罚法》 第八条 行政处罚的种类:
(一)警告;
(二)罚款;
(三)没收违法所得、没收非法财物;
(四)责令停产停业;
(五)暂扣或者吊销许可证、暂扣或者吊销执照;
(六)行政拘留;
(七)法律、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行政处罚。
第九条 法律可以设定各种行政处罚。
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,只能由法律设定。
第二、劳动教养制度存在界定不清、适用轻率、程序不畅等多种问题,容易被滥用,极易造成当事人合法人身权益被侵犯。
第三、劳动教养是特定历史时期形成的一种补充纠正违法行为的措施,目的是对特定的对象轻微的违法行为进行矫治。但是在实践中,却演变成了一种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,其期限有时甚至比刑罚的刑期还长,并且可以多次重复适用,因此,其在实际适用中,很可能会严重侵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,实践中也不乏这种侵害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具体案例。
      综合以上理由,临沂著名律师刘新民认为,劳动教养制度在中国特定的历史时期确实曾起过有积极作用,维护了社会稳定。但时至今日,随着我国法制的健全,依法治国理念的普及,其继续存在理由缺乏法律依据和法理支持,且在实践中造成了很多违法侵犯当事人合法人身权益的情形和案例,且有“没有法律的授权和规范”、“劳动教养对象不明确”、“处罚过于严厉”、“程序不正当”、“规范不统一和司法解释多元化”等等弊病,而往往容易成为有关部门滥用权力、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工具。因此,劳动教养制度已经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理由和基础了,请有关立法部门对该劳动教养制度进行立法审查,采取相应的废止措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联系电话:15192978577 13562901834
业务QQ:592074217
分享到:

上一篇:临沂著名律师解析国际公法上的庇护

下一篇:为什么现在社会“权力寻租”与“潜规则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